給靈魂甘泉,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

帳號    


北史    P 146

作者:李延壽
頁數:146 / 521
類別:歷史

 

尋為殿中侍御史,詣河北括戶,大獲浮惰。還見汲郡城旁多骸骨,移書州郡,悉令收瘞。其夜甘雨滂沱。河內太守田估臓貨百萬,世良檢按之,未竟,遇赦而還。孝莊勞之曰:「知卿所括得丁,倍于本帳。若官人皆如此用心,便是更出一天下也。」其後遷殿中。世良奏殿中主齊會之事,請改付余曹。帝曰:「卿意不欲親庖廚邪?宜付右兵,以為永式。」河州刺史梁景睿,枹罕羌首,恃遠不敬,其賀正使人,頻年稱疾。秦州刺史侯莫陳悅受其贈遺,常為送表。世良並奏科其罪。帝嘉之,謂長孫永業曰:「宋郎中實有家風,甚可重也。」後拜清河太守。世良才識閒明,尤善政術。在郡未幾,聲問甚高。陽平郡移掩劫盜三十餘人,世良訊其情狀,唯送十二人,余皆放之。陽平太守魏明朗大怒云:「輒放吾賊!」及推問,送者皆實,放者皆非。明朗大服。郡東南有曲堤,成公一姓阻而居之,群盜多萃于此。人為之語曰:「寧度東吳會稽,不歷成公曲堤。」世良施八條之制,盜奔他境。人又謡曰:「曲堤雖險賊何益,但有宋公自屏跡。」齊天保初,大赦,郡無一囚,率群吏拜詔而已。獄內魯生,桃樹蓬蒿亦滿。每日牙門虛寂,無復訴訟者,謂之神門。其冬,醴泉出於界內。及代至,傾城祖道。有老人丁金剛者,泣而前謝曰:「老人年九十,記三十五政。府君非唯善政,清亦徹底。今失賢者,人何以濟?」莫不攀轅涕泣。後卒於東郡太守,贈信州刺史。世良強學,好屬文,撰《字略》五篇、《宋氏別錄》十卷。
子伯宗,位侍御史。性清退好學,多所撰述。至齊亡,不徙職,遂不入仕。隋大業初,卒於家。世良弟世軌。

世軌幼自修整,好法律。天保初,歷三尚書三公、二千石、都官郎中,兼併州長史。執獄寬平,多所全濟。為都官郎中,有囚事枉,將送,垂致法。世軌遣騎追止之,切奏其狀,遂免。
 稍遷廷尉少卿。洛州人聚結欲劫河橋,吏捕案之,連諸元徒黨千七百人。崔昂為廷尉,以為反,數年不斷。及世軌為少卿,判其事為劫,唯殺魁首,余從坐悉舍焉。大理正蘇珍之以平干知名,寺中語曰:「決定嫌疑蘇珍之,視表見裡宋世軌。」時人以為寺中二絶。南台囚到廷尉,世軌多雪之,仍移攝御史,將問其濫狀。中尉畢義雲不送,移往複不止。世軌遂上書極言義雲酷擅。文宣引見二人,親敕世軌曰:「我知台欺寺久,卿能執理抗衡,但守此心,勿慮不富貴。」敕義雲曰:「卿比所為誠合死,以志在疾惡,故且一恕。」仍顧謂朝臣曰:「此二人並我骨鯁臣也。」及卒,廷尉、御史諸繫囚皆哭曰:「宋廷尉死,我等豈有生路!」贈光州刺史,謚曰平。無子,世良以第五子朝基嗣。
翻弟世景。世景少自修立,事親以孝聞。與弟道玙下帷讀誦,博覽群言,尤精經義。族兄弁甚重之。舉秀才上第。再遷彭城王勰開府法曹行參軍。勰愛其才學,雅相器敬。孝文甚嘉異之。遷司徒法曹行參軍。世景明刑理,著律令,裁決疑獄,剖判如流。轉尚書祠部郎。彭城王勰每稱曰:「宋世景精微,尚書仆射才也。」台中疑事,右仆射游肇常以委之。世景既才長從政,加之夙勤不怠,兼領數曹,深著稱績。左仆射源懷引為行台郎。巡察州鎮,十有餘所,黜陟賞罰,莫不咸允。遷七鎮,別置諸戍,明設亭候,以備不虞。懷大相委重,還,薦之宣武,以為不減李沖。帝曰:「朕亦聞之。」後為伏波將軍,行榮陽太守,鄭氏豪橫,號為難制。濟州刺史鄭尚弟遠慶,先為苑陵令,多所受納,百姓患之。而世景下車,召而誡之。遠慶行意自若,世景繩之以法。遠慶懼,棄官亡走。於是屬縣畏威,莫不改肅。終日坐于事,未嘗寢息。人間之事,鉅細必知。發奸擿伏,有若神明。嘗有一吏,休滿還郡,食人鷄豚。又有一干,受人一帽,又食二鷄。世景叱而告之,吏、干叩頭伏罪。於是上下震悚,莫敢犯禁。坐弟道玙事除名。
世景友于之性,過絶於人,及道玙死,哭之,酸感行路。歲余,母喪,遂不勝哀而卒。世景曾撰《晉書》,竟未得就。

遺腹子季儒,位太學博士。曾至譙、宋間,為文弔嵇康,甚有理致。後夜寢室壞,壓而殞,時人悼傷惜之。
道玙少而敏俊,自太學博士轉京兆王愉法曹行參軍。坐愉反得罪。作詩及輓歌詞寄之朋親,以見冤痛。道玙又曾贈著作郎張始均詩,其末章云:「子深懷璧憂,余有當門病。」道玙既不免難,始均亦遇世禍,時咸怪之。
道玙從孫孝王,學涉,亦好緝綴文藻。形貌矬陋而好臧否人物,時論甚疾之。為北平王文學。求入文林館不遂,因非毀朝士,撰《朝士別錄》二十卷。會周武滅齊,改為《關東風俗傳》,更廣聞見,勒成三十卷以上之。言多妄謬,篇第冗雜,無著述體。周大象末。預尉迥事,誅死。
許彥,字道謨,高陽新城人也。祖茂,仕慕容氏高陽太守。彥少孤貧,好讀書,從沙門法睿受《易》。太武徵令卜筮,頻驗,遂在左右,參與謀議。彥質厚慎密,與人言,不及內事,帝以此益親待之。賜爵武昌公,拜相州刺史。在州受納,多違法度,詔書切讓之,然以彥腹心近臣,弗之罪也。卒,謚宣公。子熙襲。熙卒,子安仁襲。安仁卒,子元康襲,降爵為侯。
熙弟宗之,歷位殿中尚書、定州刺史,封潁川公。受敕討丁零。既平,宗之因循郡縣,求取不節。深澤人馬超譭謗宗之,宗之怒,毆殺超。超家人告狀,宗之上超謗訕朝政。文成聞之曰:「此必宗之懼罪誣超。」案驗果然,遂斬于都市。
元康弟護,州主簿。子恂,字伯禮,頗有業尚,閨門雍睦,三世同居,吏部尚書李神俊常稱其家風。位司徒諮議參軍。修起居注,拜太中大夫。卒,贈吏部尚書、冀州刺史。恂弟惇。
惇字季良。清識敏速,達于從政。位司徒主簿,以明斷見知,時人號為「入鐵主簿」。稍遷陽平太守。時遷都于鄴,陽平為畿郡,軍國責辦,賦斂無準。又勛貴屬請,朝夕徵求。惇並禦之以道,咸以無怨,政為天下第一。特加賞異,圖形于闕,詔頒天下。歷魏尹、齊梁二州刺史,政並有治聲。遷大司農。會王思政入據潁城,王師出討,惇常督軍,無乏絶。引洧水灌城,惇之策也。遷殿中尚書。惇美須,下垂至帶,省中號「長鬣公」。齊文宣嘗因酒酣,提惇須稱美;以刀截之,唯留一握。惇懼,因不復敢長,人又號「齊須公」。歷御史中丞、膠州刺史、司農大理二卿。再為度支尚書、太子少保、少師、光祿大夫、開府儀同三司、尚書右仆射、特進,賜爵萬年縣子,食邑下邳郡干。惇年老,致仕于家。三年,卒。
惇少純直,晚更浮動。齊朝體式,本州大中正以京官為之。乾明中,邢邵為中書監,德望甚高。惇與邵競中正。遂憑附宋欽道,出邵為刺史,朝議甚鄙薄之。雖久處朝行,歷官清顯,與邢邵、魏收、陽休之、崔勵、徐之才比肩同列,諸人或談說經史,或吟詠詩賦,更相嘲戲,欣笑滿堂,惇不好劇談,又無學術,或坐杜口,或隱幾而睡,不為勝流所重。子文紀,武平末,度支郎中。
文紀弟文經,勤學方雅,身無擇行,口無戲言。武平末,殿中侍御史。隋開皇初,侍御史、兼通直散騎常侍、聘陳使副、主爵侍郎。卒於相州長史。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